TXT小说下载网 > 致命游戏 > 第两百七十二章 鬼手无心

第两百七十二章 鬼手无心

    一声惨叫于波涛荡漾的碧湖水面骤然响起。

    寻找到幕后之人的竹龙,发动了突然袭击,只是此人灵觉超群,猛地抬手挡住了要害,使得竹龙只能咬下一片衣袖。那人见行踪败露,不敢同竹龙过多纠缠,口中蓦地喷出一团灰色气体,溶于水中,竟然令竹龙心生厌恶,只能看着他一个猛子扎入水底,从地下水道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竹龙没有追击,而是咬着那半截衣袖,找到了段平生的方位,将此物交到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段平生摩挲着衣袖残布,发觉入手清凉,纵使沾染着碧湖湖水,都难掩其特殊本质,段平生心知这布匹来历不同寻常,翻手将之收起,并出言夸奖竹龙的立功表现,准备明日去珍珑阁问问庄半城,可否认得此物的产地。

    至此,王府一夜风平浪静,没有宵小夜袭以及猎龙者的踪迹。

    清晨,一驾马车从王府驶出,今天是西城的两座酒楼重新开张的日子,身为主人的他自然要亲自到场,同时,还要与西城的要人会面,商议机密事宜。

    由于那两座酒楼的重新整修交由庄老板搭理,因而段平生先行赶到了珍珑阁,被早早恭候在外的庄老板迎入二楼的密室之中。

    一上来,庄半城先是笑呵呵的说明酒楼整修的情况,段平生对此没有多么上心,但这不妨碍珍珑阁在背后花了许多功夫。三言两语将此时揭过,段平生将那截断袖拿出,问明了今天的主要来意。

    “庄老板,你见多识广,帮本王看看这东西产自何方?”

    庄半城见段平生有事相求,立马将残布接了过去,随手一抹,便面露异色的惊疑一声:“清凉蚕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段平生微微一愣,他说庄半城见多识广只是客套而已,没想到这一位还真就随口就说出了门道,段平生微微一笑:“本王疑惑,还请庄老板明言。”

    庄半城指着手中的半截衣袖,郑重说道:“王爷有所不知,这清凉蚕所吐的蚕丝,材质特殊,带着一股天然凉意,穿上这么一件,就算是三伏天出门溜达,也感觉不到半点燥热。只是,清凉蚕的数量少得可怜,就这么巴掌大的一块,便是一整年的产量,因而,清凉蚕衣问世极少,在各方有意封锁下,知道这东西的更是少之又少。”

    庄半城将衣袖展开,随意比划了一下:“看样子,这是从一件成衣上扯下来的,而据我所知,自清凉蚕被发现以来,只制作了一件成衣,而这身衣服则落到了宋阳王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宋阳王?

    段平生眉头一挑,在李江南的记忆中,存有关于这个名字的记忆:“可是宋州的那位郡王?”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!”庄半城重重点头,“清凉蚕只有宋州出产,因而那位占据了近水楼台的宋阳王,趁着清凉蚕还没正式出现在世人眼中,便先给自己做了件衣裳,后来皇帝知道了清凉蚕的存在,下旨让他进贡蚕丝,可蚕丝都被他用光了,自然是拿不出来,再加上宋阳王胆大包天,没有将成衣交出,因而引得皇帝震怒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没有当庭发作,但日后接连做了不小小动作,致使宋阳王家破人亡,被宋州权贵瓜分了干净,只是那件清凉蚕衣,却再也不见了踪影。”

    庄半城拧着眉头,又仔细看了看半截断袖,自顾自的重重点头:“如果我所料不错,这应该就是出自那身唯一一件的清凉蚕衣,而据我猜测,成衣应该是被消失不见的宋阳王次子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听闻庄半城的描述,段平生眸光微动,结合自己的讯息,在心中做出了判断:“宋阳王死于二十年前,当时他的次子便已成年,赌命者只能寄生于十七到二十岁之间的目标,那么施咒之人应该是宋阳王的孙子。”

    “而赌命者与寄生目标必然存在一定联系,从宋阳王的家族渊源来看,初代宋阳王乃是大楚的归降之人,而此人的身份恰好是赌命者!”段平生思索着自己的记忆,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目标,心中冷哼一声,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鬼手无心啊!”

    鬼手无心,曾是大楚麾下的一员悍将,不过此人从来没有冲锋陷阵,只是动用阴邪之术,影响对手而已,这才得到了鬼手一名。

    至于无心的由来,便是由于此人体质特殊,乃是半人半鬼的存在,没有心脏,只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。

    当初大唐势大,楚国大厦将倾,鬼手无心见势不妙,就想投靠领导大唐的王牌公会,段平生对于此事并没有拒绝,只是后来,王牌公会被启天公会兼并,他被扫地出门,身为叛徒的鬼手无心自然也没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鬼手无心应该是掌握了一门不同凡响的技艺,那么他说自己能挡下启天公会的人马,估摸着也不算说大话。”段平生的双眸微微眯起,“只是此人让我提供尸体,实在是可疑至极,必然打着另外的主意,恐怕等到启天公会的人马遭了秧,回头就要向本王下手了!”

    “按照现有的形势来判断,鬼手无心应该不会找启天公会的人马结盟,那么当他在我这里碰壁后,最有可能寻找的合作目标……那就是鱼得水啊!”

    年及此处,段平生猛地抬起头来,向爱不释手摩挲着蚕衣断袖的庄半城问道:“庄老板,如果有机会让你得到一整件清凉蚕衣,你会做出何种选择?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?当然得牢牢抓紧啊!”庄半城斩钉截铁的说道,“王爷有所不知,这件蚕衣的价格,可飙升到不知什么数了!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庄半城面露犹豫之色,有点害怕段平生会强行将那蚕衣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“放心,这截断袖就放在庄老板那里,但是否能得到整件清凉蚕衣,那就全凭庄老板的本事了!而本王能提供的消息,便是宋阳王的孙子,藏在幽州境内,此人身具邪魅鬼术,近日盗取了城外义庄的几具尸体,他接下来的行动,很可能是接触罗侯跟前的大红人,鱼得水!”

    段平生微微笑道:“另外此人水性不错,且手段刁钻,事成与否,关键在于庄老板能上多少心啊!”

    听得段平生提供的讯息,庄半城眼珠子一转,知道他这是在借刀杀人,但也没有多做考虑,便直接答应了下来。庄半城想要那件清凉蚕衣,势必除掉那宋阳王的子孙,段平生不缺银子,自然可以放弃清凉蚕衣,那就只有让庄半城出动珍珑阁的势力,虽然幽州地界不小,但以珍珑阁多年来建造的情报网,想要找到一个人,不算困难,更何况段平生已经提供了准确信息。

    “这一点,请王爷放心,只要能得到那件清凉蚕衣,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,我庄半城都能豁得出去!”

    庄半城拍着胸脯说道:“当然,事成之后,孝敬王爷的那一份,自然是少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段平生摆了摆手站起身来:“孝敬什么的,无所谓了,只要那人死得彻底,本王便心满意足,若是庄员外没有什么事情,那本王要前去西城一趟,不知庄员外可否赏光,看看那两座酒楼的重新开业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庄半城犹豫片刻,还是选择了婉拒,“实在是有点不巧,今天要谈一笔大生意,实在是不能脱身。”

    段平生没有强求,便起身告辞,庄半城看着他的身影,犹豫了半晌,终究还是在段平生走出密室之前,开口问道:“王爷留步,庄某还有一事,想问问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但说无妨!”

    “此事事关潜龙放榜!”庄半城面色稍显怪异,“王爷您是知道的,先王段平生的名字代表着什么,几天来,庄某得到诸多同行好友的询问,想知道那位段王爷到底是个什么情况,还请王爷解惑一二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段平生瞄了庄半城一眼,觉得这家伙话里有话,可一时间,又品不出什么更深层的味道,便照着面对李长林时的样子,淡淡说道:“此事本王都满头雾水,不知到底是先王显灵,还是他老人家真的健在,对于这一点,庄员外应该比本王清楚,无论是那种情况,我武王府都不会没落至此。”

    说完,段平生便扬长而去,庄半城得到了不是答案的答案,微微摇头,准备就用段平生的话进行回复,同时吩咐下去,立即开始行动,调查与清凉蚕衣的相关事宜,同时展开对鱼得水的监视。

    离开珍珑阁后,段平生坐上马车,思索着庄半城是否会为他带来一个不错的消息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那鬼手无心的生死,并没有多么重要,此人毕竟是无根浮萍,掀不起什么风浪。重点还是在鱼得水的身上,鬼手无心若是得到了他的帮助,势必会出现一些麻烦,此番,正好借着庄半城的手,将鬼手无心除掉,同时稍稍对鱼得水展开震慑。

    毕竟两人现在,正展开一场无形竞速,要是鱼得水因为这件事而停滞不前,那就让段平生占到了便宜。

    马车赶赴西城之后,一匹骏马便出现在了王府车驾的旁边,此人正是李江南最好的朋友,幽州副将郭临安的义子,郭穆。

    西城酒楼重新开张,段平生只发出了几份请帖,其中便有郭穆的一份,倒也不是说段平生对他有多么看重,只是他当初能轻而易举的拿下蝰蛇帮,还得多亏郭穆前一天大闹朱园,搞得吴奢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郭穆在马车之旁策马而行,直接向段平生表达了歉意,郭临安前日在北城大门刁难段平生,落入了他的耳中,虽然郭临安事后装得像个没事人一样,但郭穆还是代表自己的义父,向段平生表达了歉意。

    对于此事,段平生只是一笑而过,郭临安坚定的站在李长林的背后,因为立场原因,这才阻挠段平生的出行,有郭穆道歉,他便没有放在心上,转而想着,待会儿要怎么说服西城的那两位大人。

    见段平生谈话的兴致不高,郭穆便没再出言,就这样跟随在马车之旁,赶赴两座酒楼的方位。

    一路上,好些百姓见到了武幽王府的车驾,纷纷绕道,倒不是因为马车行驶速度有多么快,而是许多西城百姓知道,就是因为段平生拿下了蝰蛇帮,才令那些无恶不作的地痞消失得一干二净,其他商贩也同样心生感激,吕三思一党不再只手遮天,商贩的日子也立马好过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人并不知道,段平生所做的,只是为了给丐帮铺路而已,当然,能够引得多方赞誉,也方便丐帮总部扎根于此。

    马车最终停在了两座临河而建的酒楼之旁,一座名为比翼,另一座名为齐飞,各占据河岸一边,遥相呼应。

    酒楼重新开张,段平生也没准备搞得人尽皆知,但许多幽州权贵还是献上了自己的一份心意。段平生之所以亲自前来,目的有两个,其一便是说服吕三思的两位旧部归顺自己,第二则是履行自己的承诺,让那些兵丁快活几日。

    因而,两座酒楼的主要顾客,不是寻常百姓,而是那些稍稍痊愈的三百边军。

    段平生下车之后,便被来自珍珑阁的一位临时掌柜请了进去,没走几步,他便见到了等候在此的西城守将曹安。

    郭穆见得曹安的神情,便知道他与段平生有事相商,主动止步,西城守将这才主动取代了那位临时掌柜的位置,将段平生引去了楼上雅间之中,见得正襟危坐的两位要人。

    负责西城财政的马天元,掌管西城户籍的窦平南。

    这两人都是吕三思的心腹,只是到了,都没能跟着吕三思去宋州避难。

    不过这两人也算有些手段,知道吕三思去意已决,就开始着手抹去身上的污点,这才令冷面判官来到幽州城后,暂且将他们二人忽略。

    原本,马天元和窦平南并不准备同段平生相见,只是因为曹安亮出了吕三思的玉佩,才决定到场观望一番,两人知道段平生想将他们收服,但这两位也是心高气傲的主,并不觉得以段平生现在的地位,有什么资格取代吕三思的位置。

    因而,面容阴鸷的马天元见到段平生出面,微微拱手,直言说道:“不知王爷有何资本,敢叫我与窦大人归顺?”